我的朋友开了家AI公司,6个月就把裤衩赔掉了湖北工程职业学院

作者: 小李 2023-12-07 03:24:23
阅读(123)
风口上的猪”,这是2018年,人们对AI公司的预测。2018年李开复就预言过,很快会有一大批AI创企将会“死亡”。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从2022年底开始,AI以刹不住车的速度,再次狂飙起来。。。AI热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人人都害怕错过时机,所以鱼龙混杂、是人是鬼都汇聚在这个行业里。有些人在装作专家,向你兜售各种AI课程,赚得盆满钵满。那些曾经信仰Web3.0和元宇宙的人,突然开始往朋友圈里转发AI+元宇宙的项目。甚至连李开复自己,都忍不住搞起大模型,还反被绊了一跤。。热潮席卷下,很多人似乎已经忘记了,这玩意早在上一批的时候,就已经被打上了“死亡”的标记。往往越是被吹捧、编织的美好未来下面,破裂的泡沫就越多。乐观、爆发的同时,亏损、倒闭也在同频发生。>/4个人的AI公司恰巧,差评君有一个今年入局搞AI,并且快速经历“死亡”的朋友,他叫杨泽玮。今年25岁,2020年从北京工业大学工业设计专业毕业,是一个狂热的创业爱好者。杨泽玮的创业备忘录上了三个月班之后,他就坚决地辞掉了工作。在坐拥200多家IPO公司的深圳南山区,租了一间共享办公室,开始信心满满地创业。他相信自己能成为中国的马斯克,他把这个有些疯狂的名人奉为偶像,甚至于微信头像都用的偶像照片。杨泽玮的微信头像2023年年初GPT-4正式上线,把这股AI热潮又推向了一个极致。几乎要把深圳,乃至半个中国点燃了。点燃的人中,当然也包括了杨泽玮。连他这个完全没了解过的人,都敏锐地感觉到了:AI在国内正打得火热,随便做做就能成功。于是,他花了3天时间,就构思出了这个AI项目,并马上拉了个朋友入伙,注册了家公司。又花了几天,招了两个实习的大学生程序员,分别负责前端和后端。一个草台班子,就这么搭起来了。。这4个人里,没有一个是懂AI的,连杨泽玮这个发起人,之前对AI也是一窍不通。。非要说的话,DALL·E2上线的时候,他上手试过几次,这就是他的全部了解。但他很自信地和我说,AI这事没什么门槛。他的项目,不是什么AI大模型,就是一个非常小的工具——一个把AI和设计需求结合起来,专门供给设计师出图的网站。你给张图,或者输入文字需求,它就能输出满足你需求的图片。在AI火的这几个月,估计有成百上千类似的应用,被加工上架。因为这件事并不是很难做,拿杨泽玮的项目举例,他的网站主要是基于StableDiffusion和Midjourney这两个模型,把这俩东西调整得更适合新手。就好像单反和手机,单反非常笨重,而且有大量的参数要手动调整,而手机就是更小白、更清晰,自动适配各种场景。如果再细致点解释,就是通过筛选和标注优质图片,来训练一个更适合设计师的模型。就比如你要生成椅子,他们就找了一堆优质的椅子图片,标注好,给模型学,这样它生成的椅子效果就会更好。与此同时,他还整合进了一些面向行业的模型,通过一点点测试,调出更符合他这个设计师审美的参数。4个人前前后后只用了3个月,就把整个网站开发完毕了。所有的方法和教程,都是他们从b站上免费的教学视频里,现学、现扒的。别觉得从b站现学很抽象,那些把AI挂在嘴边的投资人,也多是在b站学的AI,还对外戏称自己是“师从某某UP主”。根据@小饭桌的采访,很多投资人都是从@跟李沐学AI这里学的就算只是草台班子花3个月搭出来的成果,杨泽玮也无比地自信。他见过的AI产品越多,他就越觉得“别人的都没有我的牛逼。”他甚至觉得:“很多大公司,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”根据他的说法,绝大部分的AI绘画网站,还都是集中在生成美少女图片。其他的AI产品,大多也是主要用于“玩”,或者单纯地复制别人的产品。但他认为自己的东西对设计师来说很实用,而且一家知名设计公司的老师,曾经表示他产品里是有设计思路,看得出是设计师做的。这一把柴火丢进去,杨泽玮觉得自己马上就要一夜爆火了。由于项目已经停摆,差评君只能放一些试用案例>/砸进去二十多万,最后赚了二百块。然后,现实马上给了他一个结实的巴掌。原来做产品才是整个链条里,最简单的一环。古语有云:“AI热潮里,赚到钱的只有卖算力的和卖课的。”他以为走会员付费制,用模型的使用次数来收费,就能维持收支。然而,盈利问题恰恰是AI的死穴。C端根本没有人给这些AI工具买账,上线这么久,杨泽玮只有一千左右的用户,付费更是只有五六个人。我的朋友开了家AI公司,6个月就把裤衩赔掉了湖北工程职业学院几个人算了算账,光是房租再加上租用GPU的钱,每个月最少得花去一万多。项目启动6个月,前后烧光了二十多万。但是,全部盈利只有几百块。后来他们才知道,到底什么产品才能吸引到C端用户?7月份,一个叫妙鸭相机的软件,冲到了软件榜榜首。这应该是国内AI应用里,第一个现象级的出圈应用。只有像妙鸭这类AI玩具才能吸引到人,不仅如此,还要砸钱下去投放,买流量,才有可能破圈。而且,即便是出圈了的妙鸭,也没有对外透露过盈利情况,并且热度也转瞬即逝。出圈爆款尚且如此,更别说下面的这些没热度的产品了。甚至许多估值达数亿美元的AI初创公司,收入几乎为0。一个做过设计工具的老师,明确和他们说:“别人愿意花几万块钱请客吃饭,都不愿意花几千块钱买你一个工具。”这并不是个例,国内外都是如此。图片国外一个AI绘画公司,成立4个月就关门歇业了,关门前,创始人痛心疾首地控诉说:这玩意根本赚不到钱。一边是C端遇冷,另外一头的投资市场和B端也并没有好到哪去。他们发现多数的人只是冲着蹭流量来的。AI成了一个全新的噱头,什么行业,跟AI沾点亲、带点故,就能卖得更香。比如曾经一家号称要用AI来赋能教培的培训机构,主动找上了他们。结果,聊完发现对方只是想借他们的AI绘画软件,来多卖几门画画课。而且,由于市面上同质化的产品太多。对于竞争力不强的小团队来说,大多数企业只是想空手套白狼,或者白嫖产品。比如前面的教培机构,愿意给的唯一报酬是一句轻飘飘的“帮你们在学生之间做宣传。”杨泽玮不仅一分钱赚不到,还得往里搭人力和算力。就算愿意付钱使用,企业也会把价格压得很低。实际每出一张图,他们都是在亏钱。杨泽玮也不是没想过拉投资,主动找上门的投资人也不少,但没一个真正投了的。因为AI烧钱太猛,所以大部分投资人的原则是:多看,少投。反正AI项目遍地都是,勤奋的投资人每周可以看10个AIGC项目。甚至还有很多人打着投资的名号,在创业者这里恶补AI知识。>/“跟这些人相处久了,你就觉得他们喜欢说一些假话”更让杨泽玮感觉到割裂的是,一边是赚不到钱的现状。而另外一边,辗转在各种AI创业者的大会上的时候。“AI就是未来”、“大模型将引发工业革命”等等的各种论调,还在满天飞。在座的创业者也信心满满,相信自己吃到了风口的红利。但,杨泽玮的合伙人可达鹅觉得这些说法都是虚空的,“跟这些人相处久了,你就觉得他们喜欢说一些假话,”在她看来,对很多趟进来的人来说,AI最大的意义只是给他们镀了层金。就拿她自己来说,现在找一份AI相关的工作,工资比她原先翻了3倍,岗位选择也更多了。麦肯锡的一份报告中预测了,2030年中国的AI顶尖人才缺口将达到400万人。而在目前的招聘市场上,很多的AI求职者都不了解AI。像她这种有相关的运营经历的,已经算半个抢手的专家了。如果从这个方面来看,AI确实就是她的未来。但是,这个未来又会持续多久呢?没准AI创企的下一个寒潮,可能又很快要来了。时代浪潮,浩浩荡荡,多的是怕被淘汰的人,也多的是下场淘金者。有人一夜之间财富蒸发,有人趁机猛捞了一笔。但不管AI的2.0时代,最后会怎么落幕,杨泽玮的项目意料之中地停摆了。从立项到关停,前后只用了6个月。他一再和我强调,停摆只是暂时的。等到有资金了,项目还是会重启。因为即便是这样,杨泽玮依然坚信未来AI的潜力。他和他的产品,只是时机和环境还不对。尽管现在,这个项目只剩下一块公司的牌子,在他的厨房里挂着。和调料瓶们挤在一起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